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傲雪寒梅的博客

欢迎新老朋友光临指导! 祝福朋友天天快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退休ji教师、老年大学学员、老年公寓休养员、有时晒晒太阳、散散步、打打太极拳、,乐在其中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慈禧后私生活实录 ----  遍地金沙  

2017-03-23 13:40:34|  分类: 古今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下一页
上一页
回目录
到主
遍地金沙 - 苍狼 - 苍狼
 
 第一回 遍地金沙 

遍地金沙 - 苍狼 - 苍狼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春天,桃花象争妍斗胜地在北平城内外,到处开放着;一阵风过,落花满地,仿佛是辅上了一条绯色的地毯一样;空气中,随时可以闻着一股浓烈的香味。
  某一条街上,遍地辅着金子一般的黄沙,大队的人马,浩浩荡荡地在前进。行列极整齐而严肃,除掉人马在沙地上践踏,发出轻碎的沙沙声以外,旁的便听不见什么了。
  许多盛装华服的人,跨着马,戴着有貂尾做装饰的朝帽,组成了一队光辉灿烂的队伍。他们座下的马都是最好的蒙古马,光滑的毛片,长而整齐的鬃毛,时时发出耀眼的光来,马鞍上都镶着珍贵的珠宝,脚镫上也有很好看的装饰,平均每一匹马的身上,至少有四五种不同的颜色,几百匹聚在一起,再加上了阳光的反映,便蔚成云锦似的奇观了!
  在这些马所踢起来的灰尘后面,相距约一二十步,有一乘全部放着金子的光彩的大轿。轿子的两边,画着两条张牙舞爪的金龙。抬轿的是十六名太监。在这座轿子的里面,象庙宇里所塑的神道一般,端然不动地坐着的,便是当时的皇太后,慈禧,中国四万万人民的主宰。
  在这座鸾舆的后面,还有六乘全部漆着红色的大轿,每一乘大轿,有八个太监抬着。这就是侍从女官们所乘坐的,我和我的妹妹容龄,便是其中之一。
  整齐的行列,在一重极度肃静的空气里前进着,人和马都难得有声音发出来,偶然可能听到格拉格拉的几响,那是笨重的轿杠,在轿夫的肩膀上转动的声音。除此以外,就只那个天下闻名的大太监李莲英,不时在前后左右走动,用一种虽低而及凶暴的声音,向队伍中的人呼叱着,因为这些仪仗,这些行列,事前都是由他一个人费了许多时候布置下的,所以大家都得服从这个可怕的魔鬼的命令。
  从颐和园的大门起,一直到热河行宫的大门止,在这一条几百里长的官道上,遍地是辅着金色的潮湿的黄沙。寻常的百姓们,不但不准走上这一条御道,就是站在较远的地方,僚望銮驾在这里经过,也是要立斩不赦的,所以从来也没有人敢大胆违犯过。
  行行重行行,这一条黄蛇似的御道,渐渐地折入苍绿色的山谷中去了。我们暗暗在猜测太后这时候心头上所怀的是怎样的一种感想?伊离开热河差不多已经有整整的五十个年头了,那个地方,可算得是伊的发祥之地。其时,伊还是一个极美丽,极年轻的女人,伊在宫内的地位,却只是咸丰皇帝的一个宠妃。因为咸丰突然死了,便顿时勾起了朝中两位权臣的阴谋,他们想把伊那年幼的儿子——同治——黜废为庶民,劫夺下他的皇位来。
  虽然伊那时候对于朝中的一切情形,还是不很熟悉,伊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经验,但是环境逼迫伊,使伊不得不用一种极巧妙的策略,去对付那两个阴谋家——载垣和肃顺。后来,伊就怀着满腔的忧虑,把伊的儿子抢出了虎口,就是这一条黄蛇似的御道上,从热河逃回了北平。当时在路上保护伊的,便是荣禄。在慈禧没有给咸丰选去做妃子以前,荣禄就是伊的情人;后来荣禄仍克尽厥职的做伊的忠仆。他们两人中间的一番恋爱,却就此很沉痛地牺牲了。
  到如今,差不多已过了半世纪了,伊自己也已经给人家尊为皇太后了;荣禄是死了,伊所爱着的儿子——同治,也早已不在了。所剩的只是一个最奸滑的李莲英,依旧伴着伊。从这同一道路上,再到伊的发祥地——热河去。
  离开紫禁城,——那个充满着野心的地方——一步一步地远了,皇太后的一大队人马,不住的在这条黄沙路上前进着;但是五十年前的人马的踪迹,已象过眼烟云一般的不可再见了。
  前进,前进,越过了那些绿色的山头,偶然在几处预先布置好的庙宇里歇息一会,……接着,又继续前进。这一队美丽的行列,终于是在热河行宫前的那片大空地上扎下了。这里的一切,都是静止得象死的一样。
  这些宫殿的屋面上,虽也同样的铺着黄色的瓦片,梁上和柱上,也满绘着麒麟龙凤之类,但是这些工程,看起来终不如北京禁城里的宫殿或颐和园里的宫殿那样的精致;想必是这里的土工们的技巧,确有不如北京那边的工匠的地方。
  成群的女官,太监,和宫女,默默无声地随在太后的后面,很迅捷地走着。太后的行走,本来原很轻快的,其时,伊似乎急着要回想到从前的境界中去,因此在这些冷落的宫殿里,穿来穿去的走得仿佛更快了。伊把以前伊做一个年轻的皇妃时候所到过的地方,几乎全走遍了。
  后来,又到了一所空闭着的宫殿上,伊忽然用极低的声音,独自感叹起来。我因为紧随在伊的肩后的缘故,可以很不费力的听伊说道:
  “这一个宝座,就是我们的儿子,在行加冕礼时所坐的!我们至今好象还可以看见他坐在那里。——景象是跟昨天一样——他所穿的是全套最高贵的服饰。”
  伊的感叹是这样的静穆,而伊的思潮却受了这个可以纪念的加冕礼举行的时候,也就是创造三度摄政的起点。这种种情形,简直是同昨天一样。而伊现在所站的地方,也就是昨天所站的地方!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伊的婴儿在这上面行加冕礼的那个宝座,好久不作一声,也不回头来看伊身后排列着的一行随从。伊只低下了头,拂过了第一个女官,以至于最后的一个小太监,又穿往别的殿上去了。
  伊又指着另一座宫殿告诉我们,这是咸丰死后停灵之所,伊说是是非常的真切,我们仿佛看见一个已死的咸丰,躺在伊所指着的地方;而他所丢下来的一副千金重担,只得让他的娇弱的爱妃给他担住了。——这就是现在这个温和的老妇人。
  在没有到这里来以前,太后已曾告诉过我许多关于伊自己的历史;现在,伊就把当日最繁华,最幸福的几段事情所发生的地点,一一指点给我认识。这对于伊,是多么伤心啊!但是当我们后来离开了热河行宫回到北京走进了颐和园的大门之后,这些悲痛的陈迹,便绝不费事的掷出了我们的脑神经外去了,犹如翻过了一页历史一样;而从此,这一部分的历史便永远不再有人去翻看了!

  ------------------
作者:德龄[清] 
  遍地金沙 - 苍狼 - 苍狼
 

遍地金沙 - 苍狼 - 苍狼
 

下一页
上一页
回目录
到主页


性感不是骚 - 苍狼 - 苍狼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